「做自己」对你而言是一种自由,还是逃避改变? _T佳生活_申博官网手机版下截

申博官网手机版下截

汇聚各地新闻_权威的综合信息_门户性综合信息服务

「做自己」对你而言是一种自由,还是逃避改变?

2020-06-11   T佳生活

    莎瑞丝游牧日记」创办人,提倡如何在忙碌生活与工作中找到平衡,活出自己想要的生活模样,成为更好的自己)

    「做自己」对你而言是一种自由还是任性?

    20岁的我认为「做自己」是一种至高无上的生活态度,没人可以要求我去做我认为「这不是我」的事情;

    30岁的我认为「做自己」意味着我有能力改变,成就最好的那个我。


    别把「做自己」当盾牌而不愿意接受改变

    小木非常热爱写作,在毕业后如愿进入一家杂誌社当编辑,有次她传来一篇新文章连结,问我读后感想,我发现她文笔与以往不同,但整体文章看起来很流畅,浅显易懂的文字,图文搭配得很好,后来她传了一张缩在墙角痛哭的贴图过来。

    「总编改了我的稿!」小木哭着脸抱怨,「被总编这样一弄,我的文章看起来根本不像是我写的,图片也不是我当初选的。」

    后来我看了小木传来的原稿,知道为什幺了。习惯以第一人称写文的小木,在原稿里出现许多「我觉得」,总编请她拿掉「我」,并以客观的角度配合主题再撰写,小木感觉「改变风格」,写出来的文章就不是自己了。

    「你当初想表达的理念有在文章里表达出来吗?」我问。

    「有呀!但不是依我想表达的方式,我觉得那不是我。」

    为何修改文字风格就不是自己了?

    「做自己」对你而言是一种自由,还是逃避改变?

    记得在大学上的一堂课「公众演说」:

    公众演说讲师是个业师,他非常有舞台魅力的人,只要他在台上讲话,每个学生都非常用心听课,当然还有另一个原因是他喜欢冷不防地叫学生上台说话发表意见,之后还会狠狠地给评语,所以大家都绷紧神经专心听课。

    有次张同学被「钦点」上台后,讲师称职他口条非常清晰并推荐他为系代表参加年度全校演讲比赛,但唯一需要修正的就是音调的抑扬顿挫和音量,几次练习下来,张同学几次都做到了要求,但却不愿意再继续下去。

    问他为什幺?

    「若我因为上台而改变原本说话的我,我就不是我了。」张同学说。

    为何调整音调就不是自己了?


    其实没人在意你是否做自己,别人只期待你能否做好角色的本份

    我并不是叫你别做自己,做自己的确非常重要,也没必要为了迎合别人而丢失了自己。

    但常常把「做自己」挂嘴边就跟喊口号一样空洞,更多时候它就像是个盾牌,让不愿意改变的人躲在「做自己」盾牌后,避开了外来的压力射箭,固执地认为不需要改变「原本的我」,唯有维持「这样的我,才是我」。

    「做自己」并不意味着不能改变

    15岁的你和35岁的你,对于事情的角度及看法是否不一样?不一样,因为你改变了,这些改变并无损于你想成为更好的自己。

    有时候我们认为的自己也许是别人眼中、别人口中的你,又或者在某个心理测验结果的你,难道我们只是某个类型的人吗?更多的时候是我们的想法限制了自己,以为自己就是如此,以为我们只能这样。

    我们应该在做自己与现实生活取得平衡,尤其在团队工作时,不需要把「自己」放得无限大,而忘了团队合作共同的目标。试着让最终目标优先于自己,应该将重点放在这件事情最终要达成的目标是什幺?

    回到刚说的两个例子:

    热爱写作的小木,小木认为改变写作风格会变得不像她,但以整体来说,改变写作风格后,文章的确更能贴近读者阅读习惯,也更客观,文章主题并没有因为风格改变而模糊。这也许不是过往那个熟悉的小木,但人随着经历而改变,而这些改变并不会让你失去了自己。

    以杂誌角度来说,身为编辑的小木,除了文笔要好,客观分析观点也是很重要,图文也必须切合主题及与杂誌风格相近,而不是强调个人特色。

    小木习惯写以自己角度出发撰写并没有错,只是不适合杂誌风格,如果转个弯能够让事情变得圆满,何苦把自己逼到墙角呢?

    上台演讲除了内容很重要之外,如何将内容完整传达给台下观众也很重要,若演说者说到重点该停顿、该让观众对于重点有更深刻体会时,却连珠炮将内容说完便下台,甚至不理会台下观众的反应,这也不会是场好演说,对吧?

    身为演说者,将内容加入适当的抑扬顿挫和音量,这也有助于演出效果,得奖与否是其次,在这次演说中,若张同学加以改进自己不足之处,他可从经历里学习成长,让自己的表演更完整也是个不错的收穫。

    「做自己」对你而言是一种自由,还是逃避改变?

    被誉为「自我启发之父」心理学家阿德勒,也是带给人「勇气」的心理学,所谓的勇气就是接受真正的自己,他曾说过:

    你可能会说:难道我们要改变自己迎合别人吗?

    不,我们只是在做角色适合的事情,无需扮演别人期待的我们。 你还是你,只是以不同的方式呈现出来罢了。

    面对不一样的人会有不同的应对方式及态度,这也是角色「适合」做的事情。有人认为这「很假」、「很做作」,换个角度想想,其实我们只是在做好这个角色该有的人物个性,不是吗?

    在父母面前的你和在主管面前的你,会是同一种说话态度吗?在家里不高兴可以甩门就走,在公司不爽你会拍桌甩门吗?我想应该不会吧!(除非你打算炒老闆鱿鱼)

    把「做自己」放在错误位置上才会把事情搞砸

    奥黛莉.赫本是无人能取代的经典女性代表,在《第凡内早餐》、《罗马假期》、《窈窕淑女》里的她让观众看到开朗、俏皮的那一面,但私底下的她却是个内向的人,她喜欢与自己独处或带着狗一起散步,看看花草或一整天待在家是她认为最开心的事情。

    在访问中,她曾表示这些角色完全与她真实个性相左,身为演员她必须努力演好这角色,也揣摩了很久如何表现出角色的人物个性,她做好演员的本份:「把角色演好」。

    奥黛莉.赫本若在当时坚持「做自己」,不演出这些角色,你认为这个「做自己」还是必须的吗?

    「做自己」对你而言是一种自由,还是逃避改变? Photo Credit : Corbis/达志影像

    你可能会说,演员扮演角色是理所当然,但有一点我们都相同的:

    我们是群居动物,我们无法一个人生活,只要活着,我们都得与人接触。试想想,在工作团队里,你扮演的角色是什幺?

    你可能是个细心的人,在团队里扮演着追蹤工作进度、发现藏在细节里的魔鬼,让大家能够安心将追蹤专案重任交付给你,这就是你该扮演好的角色,简单来说就是你擅长又能做得比别人好的事情,久而久之,你在团队中就是不可或缺的角色。

    若你厌倦了每天追着别人屁股跑,觉得「那不是我」,其实你只是在挖洞给自己跳。把「做自己」放在错误的位置上,只会把事情搞砸,你可能满足了「做自己」的自我认同感,同时也黑了自己,因为你并未为团队带来价值,反而为别人带来麻烦,这时候你会发现「为什幺大家不喜欢我做自己?」、「为什幺我被大家讨厌?」

    虽然改变会让你感觉彆扭,不适应改变后的你,甚至担心改变后别人会怎幺看,害怕别人的眼光而告诉自己「我还是做回自己就好了」,又跳回原本熟悉的你。

    你现在也在「做自己」和生活中拉扯吗?静下来听听自己内心的声音,是什幺阻止了你不愿意改变?是自尊还是太在意别人看法?记得有个长辈曾经这幺告诉我:

    当你想完成一件事情,你会有100个方法去成就它;
    当你不想做一件事情,你会有10000个藉口逃避它。

    其实不需要想太多,我们在别人的生活里其实没那幺重要, 只要你做的是适合的、对大家无害,甚至是好的改变,别人也不在意我们是否做自己,反而惊讶你的成长和进步。 与其在不适合的角色里,埋头苦干拼命地把事情做对,不如在适合的角色里做对的事。

    「做自己」对你而言是一种自由,还是逃避改变?

    今天就来问问自己:

    你期待的自己是个什幺样的人?现在的你,符合你自己的期待吗?

    做自己不是口号,是为了成就更好的自己,发掘自己的专长,接受自己的不足,以更好的方式表现更好的你。

    延伸阅读 「做自己」的人特别容易被讨厌,但是,为什幺? 为何你这幺坚持做自己? 更多时候,其实没人期待你这幺做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申博官网手机版下截|汇聚各地新闻|权威的综合信息|门户性综合信息服务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慱管理网入口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会员网址aa0000